用户名:
密 码:
德育园地
德育课程
班级建设
导师工作
生活工作
心理健康
家校平台
点赞一六八
文明校园创建
  • 领导班子建设
  • 思想道德建设
  • 活动阵地建设
  • 教师队伍建设
  • 校园文化建设
  • 校园环境建设
普法教育
《心语心愿》
“护苗”专栏
普法教育
普法教育 德育园地 > 首页> 当前位置:
藏在唠叨中的真爱
阅读次数:608 发布时间:2020-07-17

——“寻找身边的感动征文选登(10)

合肥一六八陶冲湖学校 七年级9)班 解轶伟

 

编者按:感动,源于对教育理想共同而不懈的追求;感动,也源于师生对个人价值实现持之以恒的拼搏。以“培养具有国际视野、平民情怀、爱生活、能自治、懂合作、会学习、善思辨、求真理的时代英才”为己任的——合肥一六八教育集团,在吴菊文校长前瞻思想的引领下,每位师生都拥有属于自己平凡而动人的故事,也正是这些有灵魂、有梦想的故事,感动并温暖着每位“一六八人”,才构成了一六八的“和谐与奋进、改革与创新、跨越与发展、绚丽而多彩”的独特风景线。从今日起,特开辟专栏“合肥一六八教育集团·身边的感动”,陆续连载令人感动的故事,以飨广大读者,敬请关注!

 

每个人都会死,但不是每个人都活得那么有意义。

——题记

从未想过离开束大妈的唠叨会如此不习惯。

束大妈是我们楼层的生活老师,一件橙色T恤和一条破洞牛仔裤是她百年不变的穿搭风格。若是哪天束大妈换了衣服,同学们便都打趣道:“老师今天去买衣服啦!”束大妈乐呵呵的笑,并不责骂。

尽管束大妈如此温柔,却无法让大多数同学喜欢她,原因大概出于她的唠叨。

唠叨是束大妈戒不掉的“瘾”。束大妈碰到什么事都会唠叨上半天——上完厕所没有冲水、把熟食到会楼层、用冷水洗头等等。她常常会找一个安且没人的地方没做下来慢慢唠叨,对了,掉了色的矿泉水瓶是她“讲座”的标志。如果你犯了错误,她会带上一瓶矿泉水,讲一会喝一口,再接着唠叨。那矿泉水瓶,据她所说,陪伴了她许多个春秋,像铠甲勇士的召唤器一样,矿泉水瓶给了束大妈力量……

五月的风热腾腾的,好似有魔力,让人们身上的衣服脱了再脱。学校像一个蒸炉,就连一向不带扇子的束大妈也扇起了扇子。这样的天气,同学们难免心情会不好。放学回到寝室,对束大妈热心的问候常常会假装听不见。

就这样束大妈又拿出了她的绝活:唠叨。

前几天晚上,束大妈趁着睡觉之前的几分钟黄金时间,把我们叫到一起,然后悠然自得地喝了一口水,说了起来。她说:“每个人都有情绪,关键是把握好发泄情绪的时间,才能让大家都喜欢你,比如……”

随即而来的是一片嘘声,显然大家都不希望听这堂思政课。我正叹息着,忽然角落里传出一声“傻子才听”,我不得不为这位兄台“点赞”,我知道……

果然不出意外,束大妈轻轻说道:“这位同学待会别睡觉,老师有几句话想和你说。”“NO!”只见那位同学跪倒在地,苦声叹息。

几句话?真的是几句话吗?

如果有一场投票选举,得票最多的人放两个假,束大妈一定当然不让稳坐榜首,毕竟大部分同学早就渴望见不到束大妈。

这次疫情让感冒都成为了奢侈品,至于原因,我想也不必多说。束大妈自然也明白感冒会带来什么,于是,他死活不肯让同学们开风扇睡觉,生啊着凉。

“怒火”像老虎一样,藏在大家的心中,却不敢言语。大家都很气愤:这么热的天怎么会吹感冒?

终于在昨天,束大妈被上级调取看管一下初三年级,原因是另一个楼层的生活老师请了假,无人接替。就这样,束大妈走了。倒也不算匆忙,走之前还唠叨了很久,让我们注意这儿、注意那儿,还告诉我们她会尽快回来。同学们当然希望她不回来最好,都齐声鼓掌相送。

就这样,束大妈像龙卷风一般,在卷起一整大浪后径直离开。忘了说,她还带走了那瓶褪了色的矿泉水。

当晚,电风扇的声音响遍了整个楼层。我望着楼下初三的楼层那片隐约闪亮的灯光,随手关上了电扇,尽管有少数人说我是“叛徒”。

那晚的每一秒,我都感觉浑身不自在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但当我仔细想想,又不明了是何物。半夜,浑浑噩噩中,我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掠过寝室,随后楼层的电风扇都被关上了,我知道束大妈回来了。

于是,接着上厕所的理由,我找到了束大妈。问她是怎么回来的,她喘着粗气说:“初三的各个姐姐一……一睡下,我……我就……就回来了。”

我打量着束大妈,她的身上好像少了些什么,我仔细一想:是那矿泉水瓶!是从不离束大妈受众的矿泉水瓶,没想到束大妈为了我们竟会忘了带从不离手的矿泉水瓶。我在束大妈面前发了呆……

“我也做不了什么大事,”束大妈总算缓过气来,“能为学生做点贡献是我的荣幸。”

“尽管同学们不喜欢我,”束大妈用微微发抖的手摸了摸头上的汗,“但是我愿意在同学们的误会中永远做着这些默默无闻的事,有没有人知道都不重要。”

听着这些轻描淡写的话,我的眼眶不知不觉中湿润了。我不敢在束大妈面前哭,我怕束大妈伤心,借理由说困了,回了寝室。

不知不觉中,我睡着了,束大妈也走了。

束大妈的唠叨在不知不觉中被我们接受了,少了束大妈,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人这一生被记住的东西并不多,有的人活了一生,就像白活了一样。

早上起来的时候,我知道束大妈已经回初三那里去叫他们起床了,但望着束大妈房间里那褪了色的矿泉水瓶,我却觉得束大妈从未离开过,从未离开……

年华如纸片被风扬起,随意落下,多少岁月轻描淡写。五月夹杂着燥热的风缓缓如果脸庞,似有似无的唠叨声徘徊耳畔。走过拐角处,隐约看见墙角处出现了一瓶褪了色的矿泉水瓶,好像从未离开过。

 

(供稿:政教处)

友情连接
版权所有:合肥一六八教育集团
地址: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始信路179号
备案号:皖ICP备05013557号

皖公网安备 34019102000387号


技术支持:合肥状元郎教育动漫科技有限公司